位置提示:華聲在線 > bbgoex鑫航國際 > 深讀 > 正文
粟裕故事,他講了31年
2021-07-24 10:38:47 [來源: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户端]     [作者:[作者:肖軍 雷鴻濤]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[責編:曾璇]]      字體:【bbgoex鑫航國際】

他原本是粟裕同志紀念館的一名清潔工,通過自學成為講解員,在各地演講紅色故事上千場。至今,80歲高齡的他仍樂此不疲——

粟裕故事,他講了31年

7月15日,粟裕同志紀念館,羅本義(右一)給遊客講述粟裕大將的故事。王森 攝

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户端記者 肖軍 雷鴻濤

通訊員 何樂川 付俊華

7月15日,位於會同縣的粟裕同志紀念館人流如織。一位身材修長、頭髮斑白的老人,正在聲情並茂地講述粟裕大將的故事。精彩的故事讓遊客聽得津津有味。

老人叫羅本義,今年80歲,退休前系粟裕同志紀念館講解員。羅本義最初只是紀念館的一名清潔工。從清潔工到講解員,再到退休後繼續義務演講,羅本義講述粟裕的故事,已經堅持31年。

從清潔工到講解員

粟裕,共和國大將,生於湖南會同。

羅本義並不是會同人,能夠堅持31年講述粟裕的故事,既緣於他對革命故事的熱愛,又有兩次機緣巧合。

1941年,羅本義出生於懷化市洪江區。他從小就喜歡聽故事、講故事。長大後,他當過代課教師。1964年,會同縣成立花鼓劇團。聽到這個消息後,羅本義毅然辭掉在洪江火柴廠的工作,報考花鼓劇團。

對藝術的追求和他通過講故事練就的口才,讓他如願以償。

“人到哪裏,故事就講到哪裏。”羅本義説,來到縣花鼓劇團後,他最愛講“湘西剿匪”的故事。上個世紀70年代中期,他曾作為懷化地區唯一代表,參加全省故事會大賽並獲獎。

1989年初,因花鼓劇團撤銷,羅本義調到剛建成的粟裕同志紀念館工作。“我在紀念館是清潔工,主要工作是鋤草。”他説。

工作之餘,羅本義鑽進紀念館翻閲粟裕大將的書籍。他越看越入迷,常被粟裕大將戎馬一生的豐功偉績深深感動。“粟裕大將是我崇拜的英雄。”羅本義説,將軍有不屈不撓的革命信念、百戰百勝的雄才膽略、功高不居的高尚品質和負重前行的大局觀念。

當時,粟裕同志紀念館沒有專職講解員。看着來來往往的遊客,羅本義心裏有一種要噴薄而出的激情。

一年後的一天,一個孩子的提問,改變了羅本義的人生選擇。

那是1990年的清明節,會同縣一完小的老師,帶領學生來紀念館紀念碑前緬懷粟裕大將。一個學生問:“老師,粟爺爺打了哪些勝仗啊?”

這個問題把幾位老師難住了。正在紀念碑前鋤草的羅本義放下鋤頭,繪聲繪色地講述起粟裕大將的故事。

那天,孩子們滿意地走了。這給了羅本義莫大的鼓勵。

知夫莫若妻。妻子唐月梅鼓勵他:“你想講粟裕的故事,以後你就主動給來參觀的遊客講解嘛。”

羅本義主動向領導請纓,在掃地鋤草之餘,擔任兼職講解員。

講好故事,需要專業的知識和技能。只要一有時間,他就埋頭閲讀粟裕大將的傳記和有關書籍。外出時,逢書店就進,看到有關粟裕大將的書籍,不管價格多貴,都要買下來。羅本義先後閲讀了數百萬字有關粟裕大將的書籍,作了10萬餘字的讀書筆記,還學習了繪圖和軍事指揮等方面的知識。

針對中小學生、成人、部隊官兵三類聽眾,他撰寫三套不同的演講稿,每套演講稿有3萬多字。

為了增強演講的感染力,他把演講和評書藝術、詩歌朗誦、相聲等融為一體。為了模仿毛主席評價粟裕的那句話“淮海戰役,粟裕立了第一功”,羅本義跟着電影反覆模仿,學得惟妙惟肖;為了把陳毅元帥評價粟裕那幾句話的“川味”學足,他跟着當地駐軍四川籍戰士一字一句地學。這樣,他的講解逐漸形成了獨具一格的評書式演講風格。

隨着演講技藝的提高,1991年3月,經上級主管部門批准,羅本義由清潔工轉崗為講解員。

從會同講到全國

“粟裕是海內外聞名的大將,要是能夠把粟裕大將的事蹟傳播出去,那該多好啊!”羅本義想,自己應該為培養青少年樹立崇高革命理想做點貢獻。

1990年的秋天,羅本義帶着縣教育局開的介紹信,利用節假日和輪休日,踏上了義務演講之路。

“同學們,你們知道嗎?粟裕大將就出生在離這裏僅有2公里的地方……”羅本義義務演講的第一站選在了會同縣坪村鎮的木臻小學。這句開場白,他在家裏面對妻子演練過多次。

他在台上用心講,台下師生掌聲不斷。他第一次演講成功,信心大增。隨後3個多月,他利用空閒時間,在會同巡迴義務演講46場,行程500多公里。

演講成功了,但他花光了270元的工資,還倒貼了100多元。妻子唐月梅埋怨他:“你演講這麼久,不但沒找回半個子兒,還倒貼。看你拿什麼來維持生活!”

會同是山區縣,當時交通十分不便,許多村不通班車,不會騎自行車的羅本義只好揹着袋子步行。年過半百的他,腰膝痛,並有慢性咽喉炎的老毛病,老伴心疼他,將他外出演講的袋子藏了起來,但仍沒能阻止他外出演講的腳步。

1994年11月的一天,羅本義一手提着袋子,一手提着一卷圖紙來到了懷化市區聯繫義務演講,一個上午跑了11個單位,聲明是免費演講,但被懷疑是“江湖騙子”而被拒絕。

臨近中午,他已身心疲憊。在懷化地區博物館旁歇腳時,他碰到了時任副館長的吳傳儀。看着他一臉沮喪的樣子,吳傳儀關切地詢問緣由。

雖與羅本義素不相識,問清情況後,吳傳儀深受感動,馬上把羅本義請到辦公室,倒上一杯熱茶。“終於有一個理解相信自己的人,我流淚了。”羅本義回憶。

當天下午,駐懷某部剛好有場革命傳統教育報告。經吳傳儀牽線,安排羅本義講下半場。當講到孟良崮戰役時,他將一幅《孟良崮戰役要圖》往講台牆壁上一掛,一下子就把官兵們帶入了臨戰狀態。演講中的羅本義猶如自己指揮着千軍萬馬在衝鋒陷陣,語氣抑揚頓挫,故事引人入勝。演講完畢後,部隊首長握着羅本義的手説:“你講得非常傳神!”

在懷化演講一炮打響,迅速打開了懷化“市場”,懷化城區各單位紛紛邀請他去演講,不少領導還鼓勵他走出懷化,把粟裕大將的故事講到他戰鬥過的地方去。

到外地演講,他都是自己上門主動聯繫。因為是義務演講,羅本義不收授課費。在演講台上神采飛揚的他,當時承受着生活的重壓。老伴沒有工作,兩個兒女先後下崗。

有一件事情,羅本義至今記憶猶新。

1997年7月,他輾轉多地開展義務演講。到株洲時,身上帶的錢已所剩無幾,連回懷化的火車票都買不起。

他第一站走進株洲市消防支隊聯繫演講,對方欣然同意。

演講結束後,當地媒體記者採訪羅本義,並問他演講還有什麼要求。“當時,一個違心的想法冒了出來,我含着眼淚説,自己錢包丟了,請求為我買一張回懷化的火車票。”回憶這一幕,羅本義仍然感到難過和羞愧,他實在不願説,也不該説這個請求。但是,他遠在他鄉,沒有這張車票,又怎麼能回到家鄉呢?

31年來,羅本義跨越湘、贛、鄂等8個省份,義務宣講粟裕大將的故事上千場,受眾超過30萬人次。

從上班講到退休

在會同縣林城鎮一處小院的三樓,一套面積僅50餘平方米的舊磚房,這就是羅本義的家。客廳牆上,掛滿了羅本義在各處演講的合影,一幅粟裕大將的戎裝半身照擺在牆上正中間,下面掛着一面寫有“傳播元勳偉業,弘揚時代精神”的錦旗。

“這些都是他的寶貝。為了演講方便攜帶,我給他縫製了這些布袋。”妻子唐月梅將羅本義講課的橫幅、掛畫等資料從布袋中拿出來給記者看。

唐月梅數落着説,老頭子跑部隊、學校、工廠、鄉村,成百上千名聽眾他講,十幾個聽眾他也講;有擴音設備他講,沒有擴音設備他也講。講粟裕的故事到了“如痴如醉”的忘我境界。

一分耕耘一分收穫。1996年,羅本義被授予“全省文化系統先進個人”,榮記一等功。2018年,他被會同縣關工委評為“講黨史國史教育先進個人”。

他的演講,感動並影響了無數聽眾。

一次,他去會同一所偏遠的村小宣講粟裕故事。這所村小隻有25名學生和2名年輕的鄉村教師。聽完演講,有位老師深受感動,對羅本義説:“羅老師,您的演講打消了我們不安心山村教學的念頭。粟裕大將身經百戰、出生入死,我們有什麼理由貪圖享受呢?我們一定紮根農村,為黨的教育事業奉獻自己一份力。”

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。會同及附近一些官兵退伍復員時,特意到紀念館和羅本義家裏辭行,敬上一個標準的軍禮。因為每年新兵的愛國主義教育課都是羅本義上的,是他講述的粟裕故事鼓勵着這些官兵不怕艱苦、奮力前行。

他的演講,也感動了自己。

一次,他在洪江區幸福路小學演講完後,正準備離開時,從台下走上來兩名少先隊員捧着兩束鮮花獻給他,並給他繫上紅領巾。1700多名少先隊員齊刷刷地起立敬少先隊禮。看到這場景,羅本義激動的淚水滴在那鮮紅的紅領巾上。

“有人説,我講述粟裕大將的故事感動了觀眾,實際上,觀眾也感動了我。”他説,每一次掌聲,每一句肯定,每一次表揚,就是他最大的收穫,自己為此“沾沾自喜”。對於他來説,義務演講粟裕大將的故事,已經不是個人愛好,而成為了他的一項光榮的事業。

為了這項事業,他義無反顧。

有一次,他的腳受傷了。傷口發炎,又紅又腫,羅本義用膠布包紮後,瘸着腿一步一步趕赴6所村小演講。“當時我就對自己説,粟裕大將6次負傷都沒喊痛,我這點皮肉傷算個啥。”羅本義説。

得知家鄉有個老同志這些年來一直堅持宣講粟裕的故事,粟裕的長子粟戎生十分感動。在一次參觀粟裕同志紀念館時,粟戎生特意邀請羅本義合影留念。

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。2015年,羅本義創辦了“粟裕紅色故事講解員”培訓班。目前,已培養了百餘名青少年和“五老”紅色故事講解員。

今年,隨着黨史學習教育的開展,作為縣關工委“五老”宣講員,羅本義更忙碌了。對各地各單位的邀請,羅老總是有求必應,與幹部羣眾追憶崢嶸歲月,感悟初心使命。

“這些年四處演講,走路為主,練就了好身體。”羅老笑着説,“我至今沒有‘三高’,這也許是講粟裕故事的另一個收穫吧。”

記者中午與羅老一起共進午餐,他竟然能吃3碗飯,還喝冰礦泉水。去他家採訪時,他輕鬆自若地走上三樓。

“生命不息,演講不止。我雖然80歲了,還要堅持講下去!”羅老堅定地説。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